东塱门户网站
东塱门户网站 > 文化 > 作家残雪虽无缘诺奖,但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她

作家残雪虽无缘诺奖,但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她

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分别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祖克(Olga Tocz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此前,湖南女作家残雪令人印象深刻地被列在海外博彩公司公布的赔率名单上,一度排名高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虽然她没有像村上春树那样获得诺贝尔奖,但残雪在中国的知名度已经大大提高,许多人第一次认识她。

残雪,被称为“写作女巫”,1953年生于长沙,本名邓晓华,祖籍湖南耒阳。残雪写了《五香街》、《吕方时小姐》和《赤脚医生》,总字数超过700万。

此前,残雪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不高。她的许多作品很难理解。有人说当她的粉丝“有门槛”时。然而,在海外,残雪颇有名气,是被翻译和介绍到海外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

瑞典汉学家、诺贝尔奖评委马悦然曾称赞残雪为“中国卡夫卡”和“一位非常特殊的作家”。

近年来,残雪住在云南西双版纳,很少公开露面。这位66岁的老人生活简单安静,有固定的时间表,每天花一个小时写作,热爱哲学,坚持跑步,不喜欢社交...诺贝尔奖宣布前,《新华日报》记者来到湖南文艺出版社,通过电话采访了残雪。

一张残雪的近照。(湖南文艺出版社提供)

“有点惊讶”和“有点困扰”

在云南西双版纳,残雪过着非常规律和不受干扰的生活。她很少远行,每天都跑步。晚上7点和8点,她写了大约一个小时。

“我和残雪联系了大约10年,有近800封邮件往来,这是我和所有作者联系最多的一次。残雪不使用微信,而是专注于她的文学和哲学。30年来,我日复一日地过着‘单调刻板’的文学生活。”湖南文艺出版社残雪作品的责任编辑陈姣珍说。

"你觉得成为诺贝尔奖的宠儿怎么样?"这些天,媒体记者蜂拥而至,但她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平静,甚至她对大量采访感到有点“困扰”。

记者:你觉得成为一名受欢迎的诺贝尔奖候选人怎么样?

残雪:有点出乎意料,我无法估计,但这也表明今年的诺贝尔奖评委比以前更加开放,有更高的标准(笑声),重视高水平的纯文学。获得诺贝尔奖的作品需要有读者基础。虽然有些专家和研究人员特别欣赏我的作品,但读者不够多,影响也不够广泛。这需要很长时间。

我最钦佩的两位作家博尔赫斯和卡尔维诺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因为他们的作品一开始相对较小,但他们的影响力比一些获奖作家大得多。

记者:这些年来,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残雪:它主要来自日常生活。对日常生活的敏感性已经积累了多年,并从深处爆发出来。我不需要具体的灵感。我每天都有灵感。我每天写一个小时的信,我不需要怀孕太多。现在写作时间有时会缩短一点,40到50分钟。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每天写一个小时。我很开心,没有去想它。我写了大约800到1000个单词。

写作必须有节奏。你不能每天打电话和接受采访。这会造成干扰。我现在住在西双版纳。我没有干扰,也不怎么接电话。我每天读哲学书籍,写哲学,晚上写一个小时的小说。

一张残雪的近照。(湖南文艺出版社提供)

作品中有我家乡的灵感。

残雪在湖南度过了童年、青年和青年时光。岳麓山下的生活给她的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反映在她的作品中。她曾经当过街头工厂工人、代课教师、个体裁缝...有着丰富的生活经历。

在采访中,她的普通话仍然带有地方口音,当她谈到她的家乡时,她轻声笑了。在几次采访中,她提到了长沙方言中的同一个词“死火”,并将它描述为湖南人的技能之一。在长沙方言中,它的意思是“就地,到了极点”。

记者:你在长沙长大,长沙也反映在你的作品中。你认为你的家乡对你的创作有潜在的影响吗?

残雪:我的作品受我家乡的启发。无论我住在哪里,扎根在哪里,我都会受到影响。我在长沙住了很长时间,深受影响。我有一本名为《趋光运动》的书,其中许多是以我小时候住过的地方为背景的。我来自长沙,长沙的记忆挥之不去,无法改变。

这些作品是指向未来的理想主义。

自1985年第一部作品出版以来,残雪已经坚持写作30多年了。在国内文坛上,残雪的作品往往以难度大、寓意深刻而闻名。她曾经写道,她“毫不退缩地在实验文学中做实验,她创作的材料取自人类灵魂深处,属于精神探索的层次”。

陈姣珍表示,长期以来,残雪的文学作品在海外享有很高的声誉,并在许多国家出版,而在国内,由于“阅读门槛”的原因,它们略有“利基”。然而,近年来,残雪深深感受到,中国的年轻读者成长得非常快,甚至超过了外国读者。"我非常感谢我的年轻读者。"

记者:你曾经说过你的作品是为了未来和年轻人。你怎么理解这个句子?

残雪:我在写寓言作品,一种根植于现实日常生活并指向未来的理想主义。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可能看不到那个理想,但年轻人可能仍然会看到它。

记者:从你的成长经历和写作经历来看,你认为文学对年轻人的精神世界做了什么?

残雪:文学不仅可以改变精神世界,也可以改变物质世界,即日常生活。如果我读了我的小说,并且真的读了,我认为它们可以改进。我工作的一个特点是,它要求研究被称为“观察”,研究被称为阅读我的工作。

记者:很多人说你的小说不容易读,但是如果你读了,你会非常喜欢的。你对读者有什么期望?

残雪:我的很多读者都热爱生活,有理想,读过很多文学和哲学作品。也许我暂时还没有读过哲学,但是如果我读过很多文学作品,我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同。

(资料来源:新华日报)